业界共探新旧出版融合发展道路
2018年-11月-13日 12时:28分:45秒

  

  业界共探新旧出版融合发展道路

如今,各种新兴出版业态的触角,已然突破了传统出版业可以包容的最大边际,让传统出版人五味杂陈:他们敏锐地感知着新兴出版对传统纸质出版的觊觎和冷漠,不断加深着危机感。与此同时,传统出版人通过积极的研究、观察和判断,也一直在努力探索和尝试新的发展路径。

  

当前,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出版传媒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积极推进业态转型的传统企业,怎么在融合大势之下继续深化改革,在未来的媒体传播格局中发挥文化传承与传播重任,并在与世界大型传媒集团的抗衡之中担当更大责任,这都是业界需要思考的课题。10月10日~11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召开的出版传媒集团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上,来自全国51家大型出版集团、发行集团、报业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就融合发展的相关议题展开头脑风暴。

  

认识 一场全方位的深刻变革

  

面对媒体融合这一热议话题,与会嘉宾普遍认为,媒体融合势不可当,作为一场全方位的革命,体制改革和技术变革都逼迫他们不得不走融合发展的路子。

  

“我们处在技术颠覆传统的时代,媒体融合其势已成,其时已至,只有积极主动才能在未来的发展格局中成为主流。”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天明说。

  

就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而言,其关系究竟如何?与会嘉宾认为,二者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而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在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看来,融合的目标应该是既做大传统出版,也做大新兴出版,进而做大整个出版产业的规模。“从国内情况看,传统出版的增速有所放缓,但一直保持增长势头;新兴出版虽然增长势头迅猛,但缺乏高端读者的有效支撑。二者之间的融合有一个成长曲线和发展规律,既需要外在市场环境不断发育成熟,也需要内在需求不断激活涌现。”

  

“如果市场全面放开,我们离破产只有18个月,这句话我们每个人都应铭记于心,我们的处境更加急迫,更需要改革,更需要转型。”安徽新华发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杰说。传统出版集团面临着发展困境,随着数字出版对传统实体书店的巨大冲击,发行集团同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曹杰认为,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是最深层次的改革,是结合自身优势进行的转型。“我们不能只等国家给政策、给资金、给项目,而要主动地改革创新,以改革为契机,实现从传统物流企业向互联网平台型企业转型。”

  

关键 吐故纳新为传统注入活力

  

“我认为,媒体融合的关键,一个是认识,一个是做法。”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亚非说。他认为,应该在坚守主业出版的基础上发挥、发展、转型。“既要有发展空间,又要有手段;既要发挥传统出版的优势,又要创作适合新媒体的内容;既要有基本投入,又要有创造持续赢利的模式;既要有传统媒体的编辑功力,又要有技术研发和市场运营能力;既要积累开发人员,又要有自己的传播平台,追求投资和效益的叠加效果。”

  

对于什么是真正的融合,谭跃则认为,融合改变的是内容的传播形式,而不是内容的价值导向。融合的核心是内容生产,融合的关键是内容选择,要在坚持“内容为王”的基础上,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和高尚的文化导向,坚持准确的知识性和深刻的思想性,这才是人类文化得以积累和传承的基础。

  

北京卓众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金良认为,融合不只是内容的融合,还体现在人员的融合和资源的融合。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王义军看来,在媒体融合过程中,不仅要处理好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关系,同时,解决好新思维、新体制与旧思维、旧体制的平稳过渡也较为关键。“一方面,加快转型的核心就是转变生产方式、传播方式,开拓新的服务方式;另一方面,也要在融合发展中特别处理好新思维、新体制与旧思维、旧体制的关系,进行平稳过渡和无缝对接。”

  

瓶颈 多种因素制约融合发展

  

转型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传统出版的优势在内容,新兴出版的优势在技术,制约融合发展的因素到底有哪些?

  

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朋义指出,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核心的问题是思想观念的融合。在大数据时代,互联网的思维刷新着整个社会的思维方式,调整了整个时代的认知,传统企业面对新兴业态,仍然存在思想不够解放的问题。此外,体制机制、人才问题也是制约融合发展的因素所在。

  

曹杰同样认为,科技人才缺乏是制约加快融合发展的重要瓶颈。他说:“因缺乏完善的人才培养保障和激励机制,传统出版发行行业面临专业人才匮乏的困境,专业人才储备不足,引进的人才很难扎根企业。”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施宏俊则认为,缺乏被市场广泛认可的统一标准、复合型人才匮乏、版权经济和版权经营意识尚未成熟,都是当下融合发展的问题所在。“把新媒体技术融入传统出版业中,其根本的变化是出版社从以纸为媒的产品提供商转变为操盘内容的版权管理者,得版权者得天下。然而这种具有强烈版权经济和版权经营意识的传统出版人并不多,所以当数字出版迎来发展的春天时,传统出版却显得内容不足,因为真正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内容只占出版方海量资源的一小部分。”

  

路径 增量改革带动存量调整

  

“不得不承认,我们在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上还没有适应‘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的这种新兴业态模式。因此,要‘解难题,啃骨头,往前走’。”中国工信出版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监事姚彦兵说。

  

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柳建尧认为,在出版传媒集团探索融合发展的道路上,创新体制机制、运用互联网思维、拓宽投融资渠道都是发展的有效路径。要充分利用传统出版企业的内容资源和资金优势等,通过投融资等市场化的手段兼并重组资源相近或互补的企业,以丰富原有资源,补充技术、渠道等新兴资源,为融合发展及出版产业链条的建设奠定基础。

  

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杜金卿则认为,平台是连接供给和需求、聚集内容和客户资源的重要载体,也是传统出版传媒企业实现内容产品融合、加快转型升级步伐的内在引擎。

  

近年来,浙江日报报业集团通过推动媒体经营性资产整体上市,打造融合发展的技术平台、用户平台,赢得了在互联网领域整合资源的主动权,形成了一定的先发优势。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副社长俞文明说,推动媒体融合是一个持续的攻坚过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的确,融合发展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突破现有机构相对分离、人员相对固定、利益相对固化的藩篱。对此,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东亮认为,业界必须从实际出发,找准突破口,集中优势资源有序推进,逐步形成新的机制,培育融合文化,以增量改革带动存量调整,推动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稳步提高出版融合发展的整体水平。(范燕莹)

  

 

  

 

  

 

  

相关阅读:

  

转型融合 数字出版融合凸显巨大潜力

  

加大创新力度 加速科技出版融合

  

浅谈实体书店与新媒体融合

  

媒体融合:用“大”视角规划新媒体路径

  

移动阅读:让融合随时随地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