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观念、读者三环联动 科普图书:思变带来创新
2018年-11月-13日 12时:18分:53秒

  

  定位、观念、读者三环联动 科普图书:思变带来创新

 

  

 

  

近日,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和辽宁电视台于北京共同举办的《健康一身轻》系列图书发布会上,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副主任医师于康建议,读者要买国家认可的专家写的健康类图书。面对健康图书市场鱼龙混杂的现状,春风文艺出版社社长韩忠良建议,读者要重视临床专家的意见,因为他们多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能够保证观点的正确性和广泛性。该书汇集国内20多位运动㼯td>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近日出版《高考战斗手册》一书,浓缩了作者林中白狼主持4年高考心理分析节目的独特心得。8月22日,林中白狼在京与读者和2010年高考考生们交流高考秘笈。林中白狼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资深主持人。凭借“理性与幽默并重,正义与调侃共存”的主持风格,他连续4年策划主持的直播节目“高考百天总动员”敲开了无数深夜苦读学子的心扉。节目的话

  

 

  

在如今的各大图书卖场里,科普专架上的图书与其他图书相比有些冷落。怎样看待和理解这种现象?在推动科普图书叫好又叫座方面,出版社应该怎样做?记者就此采访了多年从事科普图书出版的专业人士。

  

 

  

降低身价

  

科学性融入趣味性

  

 

  

作为中央级综合性科技出版社,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科普图书的历史长、品种多。该社副社长吕建华表示,科普图书市场表现欠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包括:目前科普图书的写作方式和更加多样化的读者需求有一定的距离,出版者对不同读者群最感兴趣的东西把握欠准确等。

  

 

  

那么,科普图书的市场反响不佳是否与其定位太专有关?吕建华强调,科普图书的概念宽泛,没有必要做严格的限制。只要对读者增长科学知识有帮助、能够教给他们生活中可以利用的科学知识,就应属于科普范畴。“科普不应一味地注重科学化。在严谨的科学知识中揉进一些一般的生活、文史方面的内容,会更有助于激发读者的学习兴趣。比如现在的‘奔月’类图书里有些特别深奥的内容,孩子们会读不懂。如果把相关的文化知识或历史故事揉进去,不仅能让他们对有关月球的知识产生浓厚兴趣,还能激发他们的想象力。这样的科普图书也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吕建华表示。

  

 

  

对于科普图书的定位,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副总编辑张金认为,传统科普图书的市场为分众市场,它所呈现的市场特点是多品种,而单品种的畅销则很难做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把科普图书按照传统科普的形式加以打造,其市场表现肯定不会理想。

  

 

  

“多年来,科普图书多停留在‘你问我答’的形式上,而这不适用于如今的新媒体时代。目前,市场更多地追求时尚或实用,娱乐性和探奇性也是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张金进一步解释说,“科普不能仅仅通俗易懂,还要兼顾时尚与趣味。例如,我们出版的《“妙趣科学”立体翻翻书》中有大量的小翻页:打开宇宙飞船驾驶舱的小翻页,就能看到里面的神秘仪器;翻开孕妈妈肚子上的小翻页,就能看到胎儿在子宫里的样子。”

  

 

  

近年来,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的科普图书市场占有率一直名列前茅。该社科普生活图书编辑事业部主任孙桂均表示,以前一提到科普图书,人们就感觉其高高在上,内容也十分深奥,而科普图书的发展不能囿于这种观念的限制。她认为,科普图书除了传播科技知识外,也应该是好玩的,应该让读者在感受趣味中汲取知识。

  

 

  

更新观念

  

把握读者基本需求

  

 

  

出版社在深挖科普图书市场方面能做哪些具体工作?吕建华认为,开发科普图书要面向市场细分读者,要搞清楚不同年龄段、不同社会阶层读者的最迫切、最基本的需求。此外,开发科普图书不能站在“传教士”的角度,要在写作手法上有所创新,在不失严谨的基础上贴合不同读者的习惯。同时,图书形式的创新也有助于进一步挖掘科普图书读者。他举例说:“国外的有声读物就非常值得科普图书出版者借鉴,比如如何利用新的技术手段,让图书更加好玩。”

  

 

  

孙桂均表示,责任编辑在开发科普图书选题时要有所侧重。哪些书给哪些人看,这些问题要首先搞清楚。比如《时间简史》的责编正是对霍金讲了读者的需求,并告诉他应该怎样写,这才造就了该书的畅销。“我们的编辑平常会收到许多读者来信。通过类似的沟通,对不同读者的需求和兴趣,他们心中就有了标准。”她说。

  

 

  

在谈到科普图书的市场营销时,孙桂均介绍了湖南科技社的经验:“通过网络我们了解到,在科普图书领域,有些国家有一批非常好的写手。和他们进行沟通,在丰富责编的灵感的同时,也能在网上做一些宣传方面的铺垫,因为网络是现今最好的宣传媒介。”此外,他们还借助一些民间组织的力量做科普图书的宣传工作,例如他们和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共同开发的图书,就是借助其志愿者遍布世界的影响力,在看片会、读书会等活动中宣传推广图书。

  

 

  

张金认为,出版社的观念应当更新,要做完全市场化的出版物,要以读者为上帝,适应他们的喜好而不是单向地“你教我学”,应该形成互动。科普知识还可以用动漫的形式来包装,内容选择也应是人们关注的话题,甚至是他们身边的一些科学现象,比如手机彩信是怎么实现传送的等。

  

 

  

张金同时表示,编辑首先要做到了解受众,然后反馈给作者。“我们的科普编辑通常重视进行第一手的市场调研。通过前期市场调研和对身边读者的测试,再由作者与编辑一起修改和调整科普图书的内容,然后在网络论坛等媒介展开试读检验和推广,这些图书就能得到不错的市场反应。”他总结道。

  

 

  

营造氛围

  

探索讲故事技巧

  

 

  

推动科普图书既叫好又叫座,无疑是广大出版工作者的责任,大家对此普遍有着深刻的认识。

  

 

  

张金表示,上世纪80年代,国家政策的推动与社会学习科学的整体氛围造就了当时的科普图书热。“虽然如今我们身处一个热点频出的年代,但通过动漫、互动游戏等创新手段,还是能够把读者吸引到科普图书中来的。即使这份工作很苦很难,我们也会坚持去做。能够让孩子们喜欢科学,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他说。

  

 

  

吕建华认为,相比网络等新媒体,图书在准确性和可靠性上有着特有的价值,这能够为出版社开拓科普图书市场树立信心。他表示:“传授科学知识有很大的技巧性,一个好的老师往往善于讲故事。我们创作的科普作品要让读者的眼睛发亮而不是发暗。这样才能引导更多的读者,尤其是广大青少年走上科学探索的道路。”

  

 

  

孙桂均则更加重视对国内原创科普图书的推动:“目前一些畅销的科普图书主要还是引进版,我们在大众科普图书的普及方面还做得不够。应当培养读者,引导他们阅读科普图书。科普图书不像小说,翻译必须严谨,因此一些引进作品会‘水土不服’。只要出版社与作者一起努力、共同探讨,就一定能出版优秀的、更加适合中国读者的原创科普作品。”

  

 

  

同时,孙桂均认为,出版人所做的努力不一定很快就有明显的回报,取得效果要靠长期的积累。“市场平平不会影响我们的信心。只要我们关注和热爱自己的工作,通过创新与思变,长期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做,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好。”她深情地说。

  

 

  

 

  

 

  

 

  

相关阅读:

  

社店联手 积极推动科普阅读

  

户外行业首部科普微电影将上线 天伦天普及户外知识

  

拓展科普图书市场:创新与思变带来答案

  

科普出版的呼声

  

电视鉴宝:娱乐节目还是科普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