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要懂得的11种图书创新赢利模式
2018年-11月-13日 15时:30分:56秒

  

  编辑要懂得的11种图书创新赢利模式

创新赢利模式1开发数字版权

  

 

  

所谓数字版权,也就是各类出版物、信息资料的网络出版权,可以通过新兴的数字媒体传播内容的权利,包括制作和发行各类电子书、电子杂志、手机出版物等的版权。目前数字版权的形式大致有电子书、APP、在线连载、无线阅读等。移动基地、天翼、联通、亚马逊、多看、掌阅、网易云阅读、腾讯、熊猫看书、云中书城、塔读等对开发数字阅读都有较为成熟的经验。

  

 

  

贾平凹《带灯》(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1月版)电子书月销量过万成为最近的一大文化新闻。《带灯》的电子书单本定价15.00元,绝不算便宜,但在腾讯阅读平台上架一个月,却创下销售1.2万册的佳绩,成为传统纯文学作家作品线上销售的成功案例。电子书销售的火爆,也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带灯》实体书的销量。据人民文学出版社提供的数据资料,实体书上线以后,在当当、卓越等多家电商平台,《带灯》均进入了新书销售排行榜的前20位,近期的实体书销量均已突破了万册。

  

 

  

随着全球信息化进程的推进以及信息技术向各个领域的不断延伸,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势头强劲,日益成为我国出版产业变革的“前沿阵地”。开发数字出版,也就成为传统出版的另一条生财之道。通常来说,实体书销得好的,数字阅读也会有不错的成绩,但也有这样的情况,w88中文官网w88.cn一本书原本销量平平,但制作成电子书或者手机出版物时,却会突然走红。这可能反映了不同读者群在阅读趣味方面的偏好。

  

 

  

科学普及出版社副总编辑张金对于数字出版有多年的关注和研究。他说,数字版权并不仅限于普通意义上的阅读,将专业图书内容“打碎”、重新构建,做成数据库,方便业内人士查阅检索,也是图书内容深度利用的好办法。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人民军医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人民交通出版社等在这方面做得都比较好。

  

 

  

创新赢利模式2改编影视作品

  

 

  

由流潋紫小说《后宫·甄嬛传》(浙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1月版)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热播如斯,电视剧版权到底卖了多少钱?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说,此数字涉及保密条款,不能透露。可以透露的是,该小说的电影即将开拍,而手机动漫、剧场版等也都在筹建之中。通过各种形式的改编,可以实现版权的不断增值,也为出版方和作者带来新的营收。

  

 

  

儒意欣欣文化有限公司在做好传统出版的同时,更注重于影视版权的开发。儒意总经理李国靖的经验是,出版小说时,同时要考量它改编影视剧的可能性有多大。能有改编潜质的,马上连同影视改编权一起签下来,然后运作影视版权。后者的收益,前者往往是望尘莫及的。

  

 

  

儒意营销经理张潞证实了这一说法。她说连谏的《请对我撒谎》(朝华出版社2012年8月版).影视版权卖了150万元,至于辛夷坞的《蚀心者》(江苏文艺出版社2013年1月版)影视版权也已经售出。因为涉及保密条款,具体数额不能透露,但肯定不会比《请对我撒谎》少。她还透露,辛夷坞的另一部畅销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朝华出版社2011年8月版)也被著名演员赵薇拍成电影,成为她的导演处女作,由当红小生赵又廷和韩庚主演,即将于4月26日上映。预计随着电影的上映,该书很可能会再次大热,成为本年度最为畅销的图书之一。

  

 

  

张潞还向记者透露,儒意文化已经在要求编辑转型,由传统的出版编辑转向作家经纪人、影视版权代理人。而从李国靖的新浪微博上也可以看到蛛丝马迹:他的简介除了“儒意欣欣图书创始人、总经理”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是“影视策划人”。

  

 

  

创新赢利模式3改编动漫产品

  

 

  

“动漫”是动画和漫画的合称与缩写。随着现代传媒技术的发展,动画(animation或anime)和漫画(comics,manga;特别是故事性漫画)之间联系日趋紧密,两者被合称为“动漫”。有些媒体常将“动漫”当成“动画”来用,其实是不准确的。

  

 

  

目前的动漫产品更多的是漫画而非动画。《漫友》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金城说,涉及到改编动漫,优先选取的还是有一定受众群体的小说。这部分小说由于人物和故事已经在读者中经受了检验,它已经充分具有了对一部动漫作品来说非常关键的人物和背景设定,能够减少动漫原创的成本,同时利用原作的人气优势提高原读者群的观看期待值,增加了动漫作品成功和赢利的可能。另外,因为目前我国动漫的受众集中在少年和青年群体中,在选取小说改编的过程中,要尽量倾向于该受众群体的欣赏风格、习惯和喜好,这样才能为改编后的动漫作品提供一定的受众基础,增加改编的可操作性。《漫友》近来在这方面作了不少尝试。例如香港漫画家童亦名的《盘龙》,改编自起点中文网“大神”我吃西红柿逾9000万的点击率的同名玄幻小说;丁冰的作品《将夜》同样改编自起点中文网的作品,是“金键盘”奖年度作者猫腻的同名小说;白骁的《武道狂之诗——少年版》则改编自香港作家乔靖夫的武侠小说《武道狂之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1月版)。从大热网络文学和畅销武侠小说中,《漫友》挖掘出了好的剧本,利用优秀的漫画家资源和精良的制作,辅以原作较完善的受众传播和市场检验,让改编作品具有了强大的市场潜力。

  

 

  

知音动漫公司图书总监熊嵩(网名横刀)介绍,玄色的《哑舍》(长江出版社2011年6月版)、江南的《龙族》(长江出版社2011年5月版)、白饭如霜的《猎物者》(长江出版社2011年11月版)、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以及起点中文网“大神”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和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都已由知音动漫公司改编成相应的动漫作品,先在知音动漫旗下的杂志上连载,受到了读者热烈欢迎。其中《龙族》、《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等都已在长江出版社出版了漫画单行本,均达到50万册单本以上的销量,也成为知音动漫的代表性图书。《哑舍》、《猎物者》、《甄嫒传·叙花列》正在连载中,预计出版单行本也会有很好的销量。

  

 

  

创新赢利模式4开发网络游戏

  

 

  

2012年6月,磨铁文化有限公司与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联合推出萧鼎的《诛仙·第二部》。相对于《诛仙》(前六册由朝华出版社出版,后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这其实算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主角已经不再是张小凡,而是王宗景和张小鼎。《诛仙》中的种种未解之谜,在《诛仙·第二部》中仍语焉不详。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是因为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购买了《诛仙》的网游版权、开发了相关网游产品后,已经禁止作家对《诛仙》进行再创作,以免与网游产品发生冲突。萧鼎只好去写《诛仙·第二部》,对于《诛仙》中未完成的部分,也不方便再加补充。

  

 

  

有消息称,《诛仙》改编成网游,萧鼎“只拿到了”200万元,记者在微博上私信了萧鼎,未得到证实。以常理推论,完美时空付出的网游改编费用,应该不是直接对接作家的,原出版社也应该从中得,到很大收益,所以完美时空支付的网游改编费用应该远不止200万元。

  

 

  

适合改编成网游的,通常是知名度很高的网络小说,要求想象力丰富、剧情主线清晰。曾有人列出最适合改编为网游的十部作品,除《诛仙》外,还有我吃西红柿的《星辰变》和《盘龙》、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忘语的《凡人修仙传》、萧潜的《飘渺之旅》、说不得大师的《佣兵天下》、跳舞的《恶魔法则》、血红的《天元》禾静宫的《兽血沸腾》,多是起点中文网旗下作品。据公开报道表明,盛大游戏买断《星辰变》和《盘龙》的游戏版权费用分别是100万元和315万元。另有消息称,《斗破苍穹》的网游版权费用是500万元,但此数字未得到有关方面证实。

  

 

  

创新赢利模式5输出海外版权

  

 

  

2008年,我国政府颁布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在加快版权产业发展和加大版权保护力度方面的专项战略任务。《纲要》指出,要大力扶持版权相关产业发展,支持具有鲜明民族特色、时代特点作品的创作,要完善制度,促进版权市场化,充分发挥中介组织在版权市场化中的作用,推动版权出口和文化输出事业。作为我国图
书走出去战略的优先发展方向之一,我国图书国际版权贸易也正由困惑转向生机,版权出口也成为图书创新赢利的重要模式。

  

 

  

新世界出版社版权主任姜汉忠著有《版权贸易十一讲》(外文出版社201O年12月版),对版权贸易极有心得。他说,自己代理海外授权图书版权的数量,最少时一年有30余种,2012年达到创纪录的80余种,这说明海外有着巨大的市场可供挖掘。2012年,新世界出版社的《百年小平》、《泡沫之夏》和江苏少儿出版社的《青铜葵花》分别由他版代,授权给韩国、日本和英国出版当地文版。《百年小平》授权使用费预付款收入是10万元人民币,其他两本书效益也很可观,但是碍于合同上有相关保密条款,无法透露。

  

 

  

什么样的书的版权能卖到海外呢?姜汉忠写了这样一段话:“小说,你看了激动不已的;励志,你看了收获巨大的;教育,你看了方法有效的;经营,你看了收益增加的;养生,你看了身体改善的。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创新赢利模式6开发广告收益

  

 

  

众所周知,传统出版物有两种赚钱方式:一种是广告,以报纸杂志为代表;另一种是付费,以图书为代表。但是近些年来,图书行业也有不少人在广告方面也做出了有益的尝试,收益也很明显。

  

 

  

早在2007年,司新颖还没有去拉手网做副总裁,而是经营着一家叫诺贝国际传媒的公司,就盯上了图书广告这一块业务。当时他的“成名作”是王朔的《我的千岁寒》(作家出版社2007年3月版),他在书中夹了三张小书签,分别印上了宝岛眼镜和金山毒霸等产品的广告,在书还未上市前,他靠着这三张小书签,就已经赚了60万元广告费。

  

 

  

如果说司新颖的小书签属于“硬广”的话,何小竹的《藏地白日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7月版)就是标准的植入广告的范本。在创作这部小说时,何小竹得到了某医药公司十万元的赞助费,但该企业并不要求小说中出现任何硬广告,何小竹只是在小说中将该企业药品的生产原料——一种高原植物进行了三次“植入广告”式的描写,得到的收益却远远超过出版小说的稿费。何小竹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称,国外在小说中植入广告已经发展得很成熟。外国作家都有自己的经纪人,即使是刚出道的年轻人也一样,作家经纪人会为他们寻找合适的植入广告,甚至有些广告商在小说中看到自己的产品,还会主动送钱过来。

  

 

  

化学工业出版社最近出版的《小私生活》,随书附赠价值近2万元的“小私优惠券”,适用于全国各大品牌店。相关人士不肯透露具体细节,但据常理推断,该书应该收取了一些广告费用。

  

 

  

尽管还没有看到实例,但可以肯定,新兴的二维码为图书广告拓展了新空间。特别是一些生活类图书,如果在提到相关产品时附上二维码,读者扫描二维码就可以进入商家网站查看相关信息以及完成购买,会是很好的用户体验。

  

 

  

创新赢利模式7 开拓培训市场

  

 

  

有爱情博士之称的心理专家黄维仁,先后出版有《爱就是彼此珍惜》(江西人民出版社201O年5月版)和《窗外依然有蓝天》(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2年11月版)。但他的主要收入并不在版税,而是相关课程培训。2007年12月,由美国爱家协会投资,黄维仁为中国人群量身定做的“亲密之旅”课程,首次由北京心景视界引进中国,成功地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开展了“亲密之旅:婚恋情商自我成长课程培训”。由黄维仁博客可知,培训费用是每人1600元,或是每对夫妻2600元。

  

 

  

出版专业图书可以树立作者在相关领域的专业地位,由此开发或拓展培训课程、带来更大收益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通常来说,适合做培训的多半是管理、经济、贸易、职场、两性以及相关专业领域等方面内容。作者的培训领域得到拓展,图书销量也会因此而更有保障。

  

 

  

北京大学出版社博雅光华公司市场部媒体主管柴艺洽介绍说,博雅光华主要出版经管类图书,作者往往已经是知名的培训师,有广泛的用户群,博雅的编辑也会协助作者联系相关培训,向相关企业介绍培训师以及相关的图书,在作者去做培训时,也会提供相关服务。通常来说,只要有培训,就会带来团购。但在问及博雅是否在培训中有其它收益时,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则已经开始依托自己的内容资源和专家资源,涉足培训市场,取得了良好收益。外研社宣传策划经理卓舟告诉记者,外研社一直在出版国际化的教材,“新概念系列”、“剑桥系列”都是被培训界广泛认可的品牌,以此落地做培训,是水到渠成的事。外研社近年来先后成立了外研联创、北外在线和北外青少三个部门,开展了面向社会各阶层的培训活动。通过远程网络培训、面对面培训以及为其它培训机构提供教材、咨询服务等,实现新的营收 2012年,外研社从培训方面得到的赢利已经超过一亿元。

  

 

  

创新赢利模式8量身定制产品

  

 

  

曾有人哀叹:渠道是出版人永远的痛。一本书出版后,渠道层层发出去,网店还好一点,各实体店的销量就很难掌控,回款更是遥遥无期。那么,针对不同的用户群量身定制产品,以及通过特殊渠道销售,可能是打破这一僵局的好办法。

  

 

  

定制产品其实并不算陌生。作者的自费书、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的形象书、配合影视宣传的相关图书等都比较常见。这类书通常的特点是,出版经费不用出版单位承担,通常也不用做发行,属于稳赚不赔的生意。有些精明的出版机构,会把适合的定制产品做成适合市场的书再卖一次,从一只羊身上扒下两张皮来。我还知道这样的案例,某作者跟某出版社合作出书,所有费用全部自己负责,出版社进入常规渠道发行,回款全归出版社,优德官网在线作者一分钱不要,只是为了扩大自己的知名度。

  

 

  

更进一步的定制产品则应该向个性化、奢侈名品靠拢。特别是在数字出版大潮袭来、按需印刷技术成熟的情况下,纸质书出版可能会越来越走向工艺品、手工品、个性品以及奢侈品范畴,会有更多创意和互动。读者完全有可能去定制一本由自己指定封面装帧的、完全专属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产品,出版机构也可以从中获得相应的收益。

  

 

  

针对高消费人群,发行精装版、限量版、豪华版之类,也可以归到定制产品的范畴。郭敬明在出版《小时代》三部曲(长江文艺出版社)时,分别推出了普通版和限量版,普通版价格不超过30元,限量版却要卖到99元,销量依然很好。时至今日,这些限量版在网上通常可以卖到三四百元,有的甚至可以卖到900多元。

  

 

  

还有一个类别是网店定制。网店向出版方定制产品,只在本网店销售,另无分店,这对于出版方来说,自然也是比较省事、而且没有风险的赢利模式。当当网有《张爱玲经典小说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3年1月版)、《余华文集》(作家出版社2012年9月版)等,都特别标明了“当当网独家特供”,应该也都是定制产品。

  

 

  

创新赢利模式9开发不同版本

  

 

  

中华书局基础图书分社社长王军认为,读者对经典图书的需要是多层次、多角度的,所以出版经典图书,不必只用一个模式。中华书局出版基础读物,会针对不同年龄段、文化程度的读者,推出不同的版本,有的图书甚至会有七八个、十几个不同的版本。比如针对中等文化程度的读者推出“文白对照本”,w88中文官网w88.cn针对老年读者推出“大字本”,针对低幼读者推出全文注音的“诵读本”,针对层次较高读者推出“三全”版本,针对收藏者推出“礼品装”等。读者无论是要泛读、精研,还是要收藏,都可以有不同版本。

  

 

  

中华书局的“中华经典藏书”,从2006年开始到2009年完成全套50种图书的出版,涵括《论语》、《庄子》、《诗经》、《史记》、《黄帝内经》、《金刚经·心经》等了解中华传统文化必备之书,凭借中华书局的品牌、合适的定位和可靠的质量,一举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至今发货码洋已经接近一个亿。随后又根据读者觉得“中华经典藏书”多为节本,阅读不解渴的反映,推出了“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无论是规格、规模还是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并被列为国家“十二五”规划项目。还有“传世经典·文白对照”,从2007年开始操作,左边一页是原文,右边一页是白话翻译,做到一一对应、文白对照。这套书也是中华书局重要的产品线,每年码洋数也近一千万。

  

 

  

王军把开发不同版本形象地比作“一鱼多吃”:传统经典文本是鱼,针对不同层次读者的不同需求,将这条鱼清蒸、红烧、油炸,都能做成不同的佳肴,从而实现不断增值。创新不只是发现新的可供现代读者阅读的文本,也在于创新运作模式。

  

 

  

创新赢利模式10开发创意产品

  

 

  

图书是创意文化产业,在图书的形式和内容上进行创新,开发出充满创意的产品,也是增加销量和利润的好方法。科学与普及出版社在这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他们将文学名著改造成科普读物、把书做成玩具、以及开发3D立体书、透视立体书等,都深受目标读者的欢迎。

  

 

  

在科普社编辑部,科普社副总编肖叶向记者展示了《有趣的3D立体书·恐龙》。该书外表看上去与普通图画书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电脑上安装一款免费的软件、再用摄像头扫描书页时,电脑上就显示出恐龙的立体动画效果,读者可以通过遮挡书页上的相关区域,使恐龙行走、进食,甚至可以看到小恐龙从蛋中破壳而出的场景,十分有趣。

  

 

  

花城出版社青春读物编辑室副主任麦小麦也向记者介绍了花城社新推出的“趣品”系列笔记本书。她说,面对数字出版的冲击,她一直想做出一些电子书无法取代的纸质书。后来就有了一种新的图书形式,这种书介于绘本书和笔记本之间,既可以读文字和故事,又可以当绘本来欣赏,还可以当成笔记本。这类书已经出了三本,分别是黄佟佟与黄薇合作的《夜·色》、黄爱东西与卢延光合作的《西关花月夜》、袁倩文字与绘画集一身的《花颜》,成了一个小小的系列,市场反响很好。

  

 

  

创新赢利模式11开发周边产品

  

 

  

熊嵩介绍说,知音动漫公司一直在做图书周边产品的开发与销售,根据原创漫画形象衍生出相关的产品如抱枕、旅行包、雨伞、钱包、手办(未上色组装的模型套件)、饰品、文具等,都十分畅销。《斗罗大陆·漫画版》(长江出版社201 1年5月)大热后,知音动漫根据漫画形象开发了斗罗大陆漫画主题同学录,达到了50万本的销售量。斗罗大陆系列的主题钱包、主题雨伞、主题包枕、主题人物手办等,也都很受欢迎。《偷星九月天》(21世纪出版社2009年8月版)系列的手机链、钱包、书包、文具盒、铅笔、旅行包、休闲挎包,涵盖青少年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了一种时尚行为。据介绍,知音动漫每年周边开发部的利润,约占公司总利润的20%~30%。

  

 

  

北京蜜蜂智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张业宏还有个巧妙的方法:他把图书生产过程中裁下来的边角余料加上漂亮的封面,装订成精致的小笔记本,除随书附赠外,还单独摆在蜜蜂书店里出售。这种小笔记本成本极低,但单册利润可能并不比一本书的少。(李鲆)

  

 

  

 

  

相关阅读:

  

提升编辑策划能力的两个武器

  

三联总编李昕:编辑,人生的选择

  

浅谈转企改制后责任编辑的“责任”范畴

  

好编辑推动阅读

  

好编辑善于把握市场、把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