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出版应对版权渐处下风?
2018年-11月-13日 15时:26分:43秒

  传统出版应对版权渐处下风?

前不久亚马逊官方网站表示,《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可能同意将自己作品的电子版权出售给亚马逊;李开复也曾在微博上透露:“我的英文书不经过出版社,刚上了亚马逊。”当越来越多的大牌作家绕过出版社,直接与网络平台进行版权合作,传统出版社情何以堪?

  

 

  

网络平台版权争夺正酣

  

 

  

国外亚马逊网络平台与传统出版社版权资源争夺正酣,国内网络平台也没闲着,从举办比赛、提高稿酬到给作者进行包装等方面,悄然进行布局。

  

 

  

不久前,网易阅读宣布投入千万级巨资启动“原创精品文学计划”,高价购买网络文学名家的最新原创作品,最高稿酬从最初的千字千元标准提升到了现在的千字两千元。按照一部中篇网络小说10万到20万字计算,作者本人最高可获40万元。网易表示,重金签约的只是作品的网络电子版权,纸质出版权及收益仍归作者本人所有。

  

 

  

无独有偶,4月底,中文在线主办首届“金魔方杯”原创故事大赛暨中韩原创故事大赛,意图挖掘出一批优秀的原创作品,通过全媒体出版商业模式的多维衍生,将优秀的文学作品连接到影视、动漫等文化产业链上,实现版权价值的最大化开发。幻剑书盟3月~5月举办首届精小说大赛,包括校园、职场、武侠、奇幻等,目的在于开辟快速阅读新思路,打造更多优秀文学作品。

  

 

  

此外,起点中文网创立“在线收费阅读”服务后,优德88网页版陆续推出作者福利计划、内容发掘推广、版权管理等机制和体系,形成了以创作、培养、销售为一体的电子在线出版机制,并向文化产业全面延伸。5月7日,豆瓣阅读宣布其作品商店正式上线发售内容,同时豆瓣阅读支持网页、iPad等多个平台,标志着豆瓣开始涉足在线内容领域。首批售卖的三百篇作品跨越了小说、外国文学、幻想、科技、历史、生活等门类,定价为1.99元。

  

 

  

网络平台发起形式各异的活动,目的是共同的,即直接从源头网罗内容资源,而根本上是版权资源。这是数字化时代书业变革的缩影。不管是网络平台还是终端,都希望在此轮变革中不仅仅是分一杯羹,更要寻找有利地形甚至抢占资源制高点,无奈传统出版方出于各种顾虑,观望者众积极者寡,获取电子版权成了瓶颈,直接跨过出版机构争夺版权资源成了自然。

  

 

  

被边缘化不是危言耸听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认为,从一定角度看,当前传统出版在选题资源方面,并不像以往尽占优势。出版社在长期经营中,大多未与作家签订电子版权,原因多样:一是一些作家不愿授权电子版权,想等国内市场规范后再授权。如目前接力社引进的一些国外产品,出版方就不愿授权电子版权。二是过去的合同不规范,签约时未把电子版权考虑在内。三是电子版权占纸质书的定价比例太小,价格太低,导致作家不愿授权。美国目前电子书版权能占到纸质书的75%~95%,而国内只占25%甚至更低,作家还要与出版社、运营商分享利润。四是数字出版运营商直接与作家签约,与传统出版商争夺数字版权。

  

 

  

面对网络平台对版权资源的笼络,出版社颇有隐忧。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生活分社社长秦庆锐谈到,网络平台争抢版权资源,对于传统出版社会有一定冲击,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首先,传统出版社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在以前这种竞争对手是不存在的;其次,网络平台相对于传统出版,方便快捷,门槛相对也低,很容易获得作者特别是草根作者的青睐;第三,有很多网络平台资金比较雄厚,敢于砸钱去争取好的作品和作者。出版社最大的资源应该是作者和版权资源,而现在很多私营企业在网络平台建设方面做得非常好,财力也很雄厚,对版权资源的摄取力度很大,形成了新的版权交易平台,无形中提高了出版社的约稿成本。w88中文官网w88.cn吉林出版集团图书出版公司的副总编辑曹恒认为,目前数字版权给作者带来的收入有限,并不能替代实体图书,但进军网络平台是传统出版必经之路,如传统出版不能顺势而为,未来被边缘化也很有可能。

  

 

  

据武汉轻娱动漫总经理黄浩分析,电子版权多采用“预付+分成”的形式,这种抢占版权的方式是从出版社曾经不重视的电子版权中捞一些现成的,但随着作者电子版权收入意识的逐步形成,过不了多久,不能做电子版权或短期内无法支付收益的出版社或将丧失掉作者的电子版权授权。

  

 

  

“精品+推广”是致胜王道

  

 

  

当然,出版社也并非只剩悲观,挑战与机遇同在。现阶段,大多数网络平台与传统出版社拥有的作者资源和作品资源不是同一种类型,交集并不多。首先,出版社在作者和读者心中的认可度更高;第二,网络平台主要在大众出版领域争夺资源,其他类别如科技图书,更适合出版社运作;第三,传统出版社或策划公司的策划经验更丰富。

  

 

  

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育海对网络平台拼抢版权资源还未感到太大威胁。在他看来,更多平台关注版权资源,可以更好地激励原创作者,产生更多好的作品,这对出版社是好事,适应市场化需求。光靠砸钱比拼,短时内可能会产生效果,优德官网在线但不会长久,此种失败例子并不鲜见,而专业、细致才是对资源求索的态度。

  

 

  

安徽少儿出版社文学室主任姚巍谈到,在应对网络平台的拼抢中,出版社会对现有资源的维护更加用心,同时为了取得竞争优势,又会对现有资源仔细梳理,有所为又有所不为,从而有利于形成差异化优势,这对出版社的持续发展是有利的,“有网络平台的压力,但来自同类竞争出版社的压力也许更大。”

  

 

  

出版社要保护好已有的资源,并挖掘更多的版权资源,聚拢作家,关键要保证图书品质,并在销售渠道、市场营销、社会影响力上继续发力。黄育海曾感慨:“出版企业拼的不是有多少钱,而是掌握多少一流作家资源。”要保持优势地位,一是图书品质好,要做精品;二是市场推广要到位,只有销售得好,作家才能有更大的影响力,也才会更信任出版社;三是对作者服务要好。大多数作家不是短视的人,选择出版社并非仅看金钱,能够享受更多的增值服务,也许是他们更看重的地方。秦庆锐也认为,出版社要想应对目前的局面,就要进一步提高编辑的策划能力,走“高端、精品”路线。

  

 

  

全版权跨界运营是趋势

  

 

  

岳麓书社总编室副主任李业鹏建议,传统出版社要做的就是维护好现有的主流作者资源,尽可能签到数字版权,交给专业的运营商,因为现阶段数字资源运营商手上的优质资源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亟需大量优质资源,而这些资源很多掌握在传统出版社手中,这是传统出版社的优势所在。

  

 

  

此外,传统出版社应共同努力,制订议价权,期待传统出版与网络平台互动起来。国内网络文学界竞争十分激烈,发行平台掌控大部分收益,但国外却是由传统出版社确定电子版权的定价,并非由运营商定价。

  

 

  

白冰建议出版商在与作家签订纸质书版权时,同时最好与大的运营商进行合作,请作家授权。目前国内运营商因为没有好的运营模式,只好主打价格牌,导致价格很低,生存也艰难,也影响了出版生态链的完善。“出版社在保证运营商利益,做好电子版权的前提下,适当提高电子版权定价。这一点在与国外出版商谈版权的时候,至关重要。”他发现,专业出版、教育出版电子版权相对容易处理,而大众出版版权情况很复杂。接力社正积极与作家联系,争取数字出版授权。同时进行高投入,建立数据库,并寻找合适运营商,“目前已有一些合作,但数字出版比例仍偏低“。

  

 

  

业内人士认为,传统出版社也要考虑全版权经营战略,形成一套完整的产业链条,实现实体销售

  和版权分销商的双结合才能更好地把作者“拿下”。出版社推出图书,同时拆分内容的多载体版权,比如PC数字版权、移动数字版权、海外版权分销、动画改编权、周边形象授权等,同时,积极推进渠道拓展,在互联网、手机及其他手持阅读终端方面开拓市场。

  

 

  

从童书策划起家的上海童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成长轨迹,也许颇能印证此种模式。据童石品牌部负责人吴丽介绍,童石从一开始就没有将自己局限于某个行业,而是定位于儿童娱乐产业的整合者,为儿童娱乐品牌作二次研发和运营——根据每套书的故事和形象量身制作玩具、文具等动漫衍生品,二次开发基于FLASH(或其他移动互联)形式的电子书、客户端游戏等数字化产品,今年还启动了互联网发展战略,将上线儿童互动娱乐社区。跨界的背景赋予了童石多元的观察视角,吸取各个行业的经验避免了当下的版权竞争,转而专注于产品创新。童石对于作者和版权资源的重视让其将每一套书都看作一个儿童娱乐品牌,多方位打造,目前越来越多的知名作家和儿童品牌选择与其合作。

  

 

  

 

  

 

  

 

相关阅读:

  

国家版权局回应3个月保护期争议

  

版权评估 为金融与文化架桥

  

《百年孤独》引版权之争 出版社当当网同被诉

  

再议古籍整理版权保护——版权保护的八个命题

  

版权云 构建新型版权流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