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何以复归
2018年-11月-13日 12时:23分:18秒

  

  书香何以复归

 

  

2013年,不论是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一项数据——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39本,抑或是网络上传开的一篇文章——《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都在舆论场引起广泛讨论。有关全民阅读的话题在今年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得以体现,即“倡导全民阅读”。

  

回过头看,在探讨阅读缺失的话题里,早已摆脱了关注和分析的阶段。除了一批学者表达的“忧心忡忡”情绪和媒体的议题聚焦外,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已经做了许多尝试和努力。

  

在政府层面,阅读倡议、阅读立法、书香中国、实体书店扶持等方略都在建构和施行中。而其中,关于阅读立法和实体书店的扶持则是近来关注的焦点。

  

“不阅读也违法?”部分民众对政府立法的措施表示费解。事实上,全民阅读法是一种带有促进性质的条例,其主要的功用是在引导公民阅读、规定政府的责任。而在图书发行领域,2013年底,财政部等部门先后下发《关于延续宣传文化增值税和营业税优惠政策的通知》、《关于开展实体书店扶持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并且对北京、上海、南京等12个试点城市开展实体书店扶持试点。

  

除政府之外,一些企业和社会组织也在为提升民众的阅读水平而做积极努力。

  

但无论是政府的引导,还是学者和媒体的呐喊,或者是企业和社会组织的良苦用心,拿起书阅读的行为终究是取决于我们个体。笔者以为,当下部分读者存有两种误区,一是功利化的阅读趋势,二是网络阅读的“迷惑”。

  

对于部分人而言,阅读并非提升自我修养的方式,更多的是一种装备或工具。为入学、为考公务员、为考取职称而购书者不在少数,此类书籍的热销便可佐证。另外,很多人由于对网络技术的痴迷和依赖,导致与纸质图书疏远。不可否认,技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现在手里有一部手机即可处理各类生活琐事,但在阅读尤其是深度阅读这一项人类的特殊生活中,电子产品并不能完全取代纸质图书。

  

网络将文本技术与多媒体技术相结合,在丰富我们阅读内容的同时,也会影响我们对文本的理解深度。点击不尽的网页链接、闪现的广告、聊天工具的信息,都在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加剧大脑的认知疲惫,从而削弱阅读效果和学习能力。因而,我们断不能以为拥有一部与网络连接的手机,就可以完整地认知世界。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对于个体而言,阅读不仅是应试、学习的工具,更是陶冶情操、丰富精神世界的良药。对于民族而言,阅读决定着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和命运。希冀有更多民众捧书阅读,沉浸于文字所构建的图景中,而非成为“低头一族”,身陷网络喧嚣。

  

 

  

 

  

 

  

相关阅读:

  

国家图书馆征集“网络书香 掠美瞬间”摄影大赛作品

  

台湾:“亲子共读”营造书香社会

  

“图书进庙会”拉开北京书香春节活动序幕

  

首届全国“书香之家”996个候选家庭公示

  

北京阅读季评选出40个“书香家庭”